张家港翻译公司

新闻资讯

联系方式

 
张家港大邦国际翻译有限公司
电  话:150-6260-7136
手  机:150-6260-7136
传  真:0512-81865052
Email:josh5682604#126.com,发邮件请把#修改为@
网  址:www.zjgfanyi.com
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新闻资讯 > 业界资讯
业界资讯

新型大国关系的创新译法

“新型大国关系”的创新译法在去年中美元首加州会晤现场,“新型大国关系”一词被中方外事译员统一译为a new model of major country relationship(笔者注:外交部译员有时将“大国”译为带连字符的major-country)(Press Office,2013-6-8)。而当时美国政府和主流媒体则将之译为a new type of major power relationship(Lampton,2013:1)或a new type of great power relations一些英美媒体甚至故意将之意译为G2(The Group of Two)(两国集团、中美共治)、Chimerica(中美国、中美共同体),甚至tributary system(朝贡体系)(Anderlini, 2013)。

中美翻译版本最大的不同在于对关键词“大国”一词的理解和翻译。中方对“大国”一词的翻译并没有套用西方传统上的习惯用语major power(s)/great power(s),而是新造了英语词组major country来表达。外交部采用以上创新译法主要有三个方面的考虑:

一是power(s)/major power(s)/great power(s) 在汉语文化中多半是贬义词,常表示“强权、列强、权力、权势、强国、大国”等含义,容易让人联想到强权政治或霸权主义;而在西方外交学词典里,则是指在国际体系中拥有支配他国权力的国家,其标准是强权政治、军事实力和战争能力。芝加哥大学政治学教授米尔斯海默(John Mearsheimer)在其专著《大国政治的悲剧》里宣称,国际政治就是大国政治,大国政治始终处于一种悲剧状态;大国的最终目标是成就霸权、最大限度地占有世界权力,大国竞争注定是零和博弈(Mearsheimer,2001:1-16)。耶鲁大学历史学家肯尼迪(Paul M. Kennedy)在其名著《大国的兴衰》中指出大国兴衰的历史规律,即一个大国的兴起同时伴随着另外一个大国的衰落(Kennedy, 1987:1-5)。中美两国对“大国”的两种定义代表了不同的外交文化,说明power/power politics(权力/强权政治)不是中国外交追求的目标。因此,习近平所说的“大国”绝不能等同于英语中的major power/great power。二是major country(直译为“大型国家、主要国家”)是中性词,中方想用之来表达中方新型“大国”外交理念和独特的价值观,如和平共处、合作双赢、和为贵、不争霸、平等互利、公平正义、以德治国等思想,以区别于西方传统意义上追逐权力的“大国观”。三是major country的用法符合中国国情。中美两国虽都是大国,但两国实力相差巨大,美国是世界超级大国和最发达的国家,而中国只是发展中国家,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世界强国。中方用major country向美方表明中国只是人口或面积上的“大型国家”,没有挑战美国霸主地位的实力和意图。这样可以避免美方不必要的战略忧虑和外交误会。总之,major country与汉语词汇“大国”在语言形式和文化内涵上实现了高度统一。

分享到:
点击次数:  更新时间:2015-11-03 10:53:01  【打印此页】  【关闭